能源市场正在加剧波动,能源市场的重心正在逐步向亚洲转移。这一趋势将在未来维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,导致的一个直接结果就是在2020年前后能源市场将存在较大缺口。

三、2019年债市收益更多来自于信用风险的博弈